一群俄罗斯人,因为康德差点打起来了… 康德 加里宁格勒

2022-04-21 14:37:29

讲述 | 梁文道

来源 | 八分

今天星期五,想和你聊点“花边”新闻。

前几天,有一则很有意思的国际新闻,那就是俄罗斯许多城市在替自己城市或城市的机场重新命名,有些是新建成的,有些则是原先就有的机场。

这次为机场改名就是希望每个城市的市民在网上投票,选出一些最能够代表城市的历史名人,以此为机场命名。结果却出了这么一件事——

俄罗斯有一座城市叫做加里宁格勒,这座城市有一位非常热门、且通常被认为能够代表加里宁格勒的名人,他就是非常伟大的哲学家,伊曼努尔·康德。

康德

你即使不读哲学,想必也听过康德的名字,康德是哲学史甚至人类思想史上一位里程碑式的人物。加里宁格勒一向也很为这位哲学家骄傲,于是就有人提出,以康德的名字来为机场命名,没想到却遭到了一些人的愤怒抗议。

01.

他们高喊“康德是叛徒”

这就要先了解,为什么一个俄罗斯的城市市民,会选择以康德来命名自己的机场?

你应该也知道,康德其实是位德国哲学家,一谈到康德,联想起来的也是德国哲学的严谨风范。

原来是这样,1945年二战期间,苏联占领了加里宁格勒这个地方,当时加里宁格勒市还叫做柯尼斯堡。

加里宁格勒城市

事实上这座城市自古以来都叫柯尼斯堡,是古代普鲁士人就在此定居的一座德语为主要语言的城市,所以其实也可以说这原是德国的城市,康德本就是这座城市的市民,那个时候城市还隶属普鲁士的一部分,所以理所当然地就成了普鲁士的后继国家德国的一位历史成员了。

如今的加里宁格勒已经成为俄罗斯最西端的一座城市,今年还参与举办了俄罗斯世界杯。但是如果你细看地图,会发觉其实这个地方又有点诡异,为什么?

因为在苏联垮台之后,这座城市与现在的俄罗斯之间,正好有立陶宛、拉脱维亚和白俄罗斯隔在它与俄罗斯中间,于是这座城市其实已经成了一个离开俄罗斯本土的城市,是一块飞地。

加里宁格勒历史上最有名的名人,就是康德,他的雕像还竖立在城市中心的广场上。所以,此地区的市民希望以康德命名新机场,也是情有可原,甚至顺理成章的。

然而这一举动却引起了许多当地俄罗斯人以及议员的反对,他们就批评道,俄罗斯不能够接受用一个德国人的名字来命名我们的机场,而且康德不止不是俄罗斯人,他还“恐俄”。

虽然这种说法并没有什么确凿的依据。另外也有些议员干脆表示,康德明明是我们俄罗斯城市的市民,偏偏一天到晚向着德国(普鲁士)说话,可见他就是个“叛徒”。

还继续提出,康德明明“自古以来”就是俄罗斯人,但偏偏用德文写作,用德语教书,还跑到德语世界散播他的言论。可事实上,康德其实一辈子也没离开过这座城市。

康德加里宁格勒故居

有趣的是,最近在Youtube上还有一段流传甚广的视频片段,一名俄罗斯海军中将表示:“康德当年屈下了膝盖,向当年俄罗斯女王伊丽莎白要求大学的职位,羞辱自己。写了一些今天没有人读过,也没有人会读,而且根本不会看得懂的书。这种人,我们怎么能够用他的名字来命名我们的机场?!”

康德的书的确很难读,但是要说根本不可能看得懂,这就难免夸张了。如果根本不可能看懂,今天就不会还有那么多人还在读他的书,对不对?怎么能够说今天没有人读过、也没有人会读,至少我们这些哲学专业的人,本科时候多少都要读一点康德。

可为什么这位海军中将说,康德当年向俄罗斯的伊丽莎白女王要求大学职位以屈辱求荣,这是真的吗?

那个时候,康德的确写过一封给当年俄罗斯女王的信件,这是为什么呢?这就要谈及一则历史事件了。

02.

康德为什么曾宣誓效忠俄罗斯女王?

历史上这座城市,确实有几年在康德在世的时候曾被俄罗斯占领,那个时候欧洲发生了一场很重要的战争——“七年战争”。

七年战争

刚刚崛起的普鲁士几乎是与全欧洲大陆的国家为敌,但就在东线打不过俄罗斯。于是俄罗斯军队长驱直入,占领了普鲁士的许多土地,其中也就包括柯尼斯堡(如今的加里宁格勒)。

那还是1758年,当时柯尼斯堡交给了俄罗斯军队后,军队入城并没有将这里变得乱七八糟、乌烟瘴气,反而十分慷慨地给出了很好的条件,说“你们一切如常,原来公务员该干活干活,薪水照拿,所有的大学老师也是一样。”

那时这些大学都是受到地方贵族的庇护,相当于今天公立大学的前身,所以柯尼斯堡大学也一切如常。只不过有一个要求,就是要求这里所有的官员,所有的大学教职员,都要重新宣誓效忠俄罗斯的伊丽莎白女王。所以那么几年,这个城市,包括康德在内的人,的确都曾重新宣誓效忠伊丽莎白女王。

Elizabeth of Russia

这件事情我们今天看都会觉得,这样的行为不对,很不道德,但是如果放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你会发现尽管民族主义已经冒出苗头,但那时的欧洲其实还处于一个前民族主义的时代,大部分地方民众对于自己所属的国家还没有太强烈的概念。

他们效忠的往往是一些地方统治的王侯,可这些王侯也常常换位,更不要说还有战争的情况下,所以一座欧洲城市几度易手,归属到不同阵营,其实是很常见的事。

所以那个时候这些市民一辈子总要换几次效忠对象,没有人会认为这是不道德的问题,这是今天我们必须了解的。

可话说回来,为什么康德要向伊丽莎白女王写信要求一个职位呢?

如果你对这段历史感兴趣,我想介绍这本书给你,叫做《Kant in Imperial Russia》,可以译作《俄罗斯帝国时期的康德》,书的作者Thomas Nemeth是纽约大学的一位学者。

他在这本书里就提到,1758年柯尼斯堡交给俄军时是1月份,而12月份的时候原来大学里原来的逻辑和形而上学的教授已经去世了,于是康德就写信给学校希望能够填补这个职位的空缺。

按照当年的规矩,康德不仅要写给学校管理者,还要写给学校的庇护人或者名誉赞助人,也就是这所学校最后所归属的王侯——当然就是伊丽莎白女王。于是他给伊丽莎白女王写了一封信,这封信里大概有以下表述:

“恳请陛下屈尊向我授予尊贵的教授职位,我相信学术参议院议员将会支持我最谦卑的要求,并且证明我相关的能力。”

最后落款处还写下,“我愿意用我的生命做最恳切的奉献,做你最真诚的奴仆”。

就因为这样一段表述,那位俄罗斯海军中将就嘲讽康德说,能写出这么一封信要求一个职位,这还不是贬损自己的人格吗?

Immanuel Kant

可是其实这些话,在那个年代简直是行话、套话,一种官方文件上的指定用语。直到今天英语国家里,尤其像英国,偶尔还可以看到一些人写信时,会在下款处写下“做你最忠诚的奴仆”,但这是一种纯粹的客气。

话说回来,那个时候康德和进城的这些俄罗斯军人将领的关系,其实还挺不错的。比如刚刚进城控制这座城市的一位俄罗斯将军,就常常到柯尼斯堡听康德讲课,因为康德的哲学当时至少在这片区域已经十分有名了。

A chat with Immanuel Kant

当时的将军也和今天我们看到的说再也没有人会读康德的书的海军中将不太一样,那时的将领也多半是贵族出生,从小就接受一套贵族教育。

而即便后来俄罗斯人离开了,将这座城市还给普鲁士了,康德依然能够在一些俄罗斯留下的外交官圈子里,私人为他们开授哲学课,这是一个美好年代。

03.

康德属于全人类

今天的这整件事基本上就是一出“闹剧”,其中最胡闹的地方还是那些认为康德是叛徒的。

除此之外,还有一位当地大教堂的发言人,出来说话了,因为曾经康德的墓就安放在教堂里,发言人就出来说:

对于市民以及对于所有能够思考的人们而言,康德根本不是任何国家的公民,而是全球中一个伟大的个体。

康德之墓

结果这句话,让那些原本就愤怒的俄罗斯民众更受不了了。他们认为,这还像话吗?康德明明是我们俄罗斯城市里的一员,这时候你却说他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而是属于全人类。这简直太不爱国了!于是支持康德的这帮人,最终都被认为是不爱国的俄罗斯人了。

至于现在这里的地方大学也很有趣,在加里宁格勒这儿的一所俄罗斯国立大学哲学系的系主任瓦丁沙林,就说了一句话——“的确,我们这个地方部分俄罗斯社群是不喜欢康德的,因为他们连自己在想什么都没有搞懂。”

Kant

这次的事件,让我想到一个有趣的讨论,在伦理学、政治学、政治哲学上有一套主义,就叫做「世界主义」。

「世界主义」是怎么一回事?很多人认为,在世界主义的思想史脉络之中,康德是其中一个起到承先启后作用的人。

他写过几篇文章,谈到「世界公民」的概念,也就是我们每一个人不只是一个个个体,不只是一个民族国家的成员,同时还是整个世界的公民。

而这个世界公民的身份,有时候甚至要比我们作为一个国家公民的身份还重要,甚至在道德上具有更优先的地位。

如果你真的对「世界主义」非常感兴趣,我推荐你可以读一读今天德国蒂宾根大学的一位哲学教授——奥特弗利德·赫费(Otfried Haffe)——他的一本与康德哲学里的世界公民相关的书目,《Kant's Cosmopolitan Theory of Law and Peace》。

今天我只简单和你讲讲世界主义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世界主义,如果从我们今天中国人的角度来看,是很离经叛道的,那就是:爱国这件事,不是一个道德上的德目。

如果你很爱国的话,你则具有这种热情。作为一个人,我们可以很赞赏、欣赏这种热情,但是也就像欣赏个人对任何喜好事物所投入的热情一样,这种热情本身不具有道德价值。

爱国难道是不道德的吗?不是,而是爱国是非道德的,与道德无关。

但到底这种说法的理据在哪?让我们回到一个基本的源头,即什么叫做一个合理的道德判断?

我们举一个经常被讨论的例子:比如有些人不喜欢同性恋,他认为同性恋不道德,如果你问他为什么同性恋不道德,他可能会回答,“因为我觉得同性恋很让我恶心”,又或者“因为我讨厌同性恋”,甚至他可能也会表示,“因为我是异性恋,所以我认为同性恋不道德”。

请问,以上三种说法算不算是一个道德判断?

你可能跟我一样,会认为这好像不算道德判断,为什么呢?因为举出来的理由全部都是围绕着自己的感受,我们不能因为一样东西或一种行为,是因为我们自己不喜欢或者不是这样的倾向,就认定是不道德的。

那么,什么样才能够被称作是「道德判断」?道德判断,应该是和我们个人的身份、个人的偏好无关的,应该是非个人的一件事情。

我们身在一个国家,身在一个地方,这件事情其实是个后天偶然发生的事情。这与我的个人行为,以及我可以用一些更客观判断的行为标准不一样,它是一种后天发生的,非经我选择的结果。

那么,我对这个地方或国家又如何负有一种道德义务?道德,同时还应该是我能够为它负责的东西,比如是由于我的自主行为导致的。

世界主义者就是从这个角度来看说明,爱国恐怕就不是一种德目。

本期八分问答

(问答答案均在每期音频末尾)

【回应化国宇先生】12月12日,《八分》节目"梁文道谈《世界人权宣言》"播出后,我们收到一位留言——来自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的化国宇先生,指出这集节目中,梁文道有很多观点的表述和史料的取舍,与他的专著《国际人权事业的中国贡献:张彭春与世界人权宣言》重合,提出质疑。梁文道在今天节目最后,回应了这个问题,向化国宇先生郑重道歉,并将会在今后的节目中,更详细地标明参考文献及出处。

欢迎分享今日八分·图签

*如果你也有想问的问题,欢迎到看理想App《八分》栏目下留言提问。你们在App里的提问和留言,道长都会看到的哟!

:可在后台回复【八分】

另外!八分已在【看理想App】上同步更新,看理想小程序将停止更新。

转载:请微信后台回复“转载”

上一篇: 俄罗斯在加里宁格勒部署核导弹 美俄关系比冷战时期更危险? 俄罗斯怎么进入加里宁格勒
下一篇: 拜仁大将连续失误险些被绝杀 网友:阿拉巴这也要拿2000万顶薪? 诺伊尔扑点球厉害吗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