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双探》总制片人&编剧:电影派剧集初体验的困与爽 三只企鹅

2022-02-02 00:07:07

文 | 阿Po

2020年的夏天,线上悬疑剧场来袭,悬疑罪案题材爱好者的狂欢。2021年的夏天,同类题材闷不吭声,又像是蓄势待发。

并不笃爱线上剧场品牌的腾讯视频,突然用一部16集的《双探》打响了悬疑剧的初秋第一枪,从9月9日上线开播,超点收官只用了7天,VIP收官也只用了9天,快闪式排播,豆瓣评分最高在8分徘徊,德塔文在播剧景气指数榜自开播第三日就稳定在前四位,景气值均值破1,作为强类型剧,此数据足以证明其半破圈状态。

特别鸣谢一点剧读深度数据合作伙伴“德塔文”独家数据支持

整部剧从主创团队到主演,有东京国际电影节影帝,有香港金像奖影后,也有一帮从First电影节里走出来的年轻电影人,共同选择在互联网的时代洪流向影视圈袭来时,积极迎上。

“这是我第一次做高于电影体量的东西,对我们团队来说就是在研发制作的过程里一直找寻一些东西。”

《双探》总制片人肖乾操向一点剧读(ID:yidianjd)透露,在做项目之前其实并没有很多预判,他是认为时机到了,先踏出这一步,才有机会去摸索,无论好坏,都是经验。编剧贾长安也同样透露了自己乐于看到剧集播出后一切的反馈。

电影派的剧集初体验,很困难,也很舒爽。

东北罪案剧的特色与反哺

2018年初,肖乾操看到了来自其他制片人朋友传来的《双探》雏形,是贾长安所写的一份很像报告文学的小说,仅仅三四千字,影像风格和气质已经在脑海中浮现出来了。

雏形虽短,信息量庞大,肖乾操意识到这不是一部电影可以承载的体量。恰逢2017年的爆款剧《无证之罪》为悬疑罪案题材短剧集“打了个样”,也恰逢自己的电影《暴雪将至》刚做完没多久,他想尝试一种新的“玩法”了。

“总的来说我们还是想追求一种真实的质感,这个戏在这方面会做得比较坚决。”

所以肖乾操首先尊重了贾长安赋予原生故事里的一些地域气质,这位人生前20年都生活在自己家乡辽宁省朝阳市双塔区的编剧,把事件放在了由少时记忆半虚构出来的双塔市,这里有从辽金时代就遗留下来的南塔与北塔。

“现在的很多城市都已经一体化,变得很相似,每座城市都会有几个核心商圈,一些人聚集在老城区,一些人去了扩建之后的新城区,再不是记忆里的城市了。”所以贾长安很喜欢制作团队在一路勘景之后最终选择的拍摄地,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

这里处于中朝两国交汇处,有山水雪林,有不同的城市,其州府延吉市被称为“小首尔”,随处可见中朝双语标注的商铺招牌。这里不仅聚集了最多的朝鲜族人,还包容了诸多民族,形成一种文化交汇下独特的城市景观与气质。

肖乾操与团队在当地调研时听说了有关林场的故事,见证东北城市发展不同阶段的地方。正好贾长安与费聿竹、陈宙飞两位导演也在琢磨,一个刑侦案件故事背后的主题究竟是什么?林场让他们看见一座东北重工业城市因为经济发展体系的变革而迎来大批工厂的关闭,工人失业和城市转型成了滋生犯罪的土壤,但转型过后,又会回到人与自然的和谐共存,城市才得以长治久安。

城市与经济,人文与环境,东北不仅仅是东北,罪案也不仅仅是罪案。

“勘景和剧本创作实际上是并行的关系,选对了地方,它甚至可以反哺我们的故事。”

“赛博朋克”感十足的延吉市老城区

肖乾操很喜欢延吉市的老城区,既保留了城市的原貌,但当夜晚亮起霓虹灯的时候,又是一番新旧交融的赛博朋克风貌,这就是当下生活里最真实的城市质感。城市找到了自己在历史中的位置,故事里的每个人物又找到了自己在城市中的位置,至此,真实的戏剧张力水到渠成。

最后,整个制作团队,在16集的长度中,用了2~4集的长度,在延边老岭这座林海雪原里拍摄了几场追捕与逃亡,即便原始自然风光与气候极大地增加了拍摄难度,也极大地耗费人力财力、消耗了剧组资源,但都还是必须将这几集拍扎实了。

“这个阶段很重要,它会奠定整部戏的调性风格,也是自己跟自己较劲儿,要拍实在了。”肖乾操直言,电影人第一次拍剧,除了需要适应新的创作规律之外,对自我要求的制作标准和规格是不会变的。

双线叙事的“分”与“合”

剧名叫《双探》,发生在双塔市,讲述了一段26年前后两个时空的复仇故事,也起源于肖乾操与贾长安两个人的表达欲。

“是时候该写点东西了。”贾长安在2017年末的时候忽然意识到身为创作者,应该保持一种创作的欲望。那创作什么?他选择从个人偏好的罪案题材下手。

最先他是从警察朋友的口中听到了一名父亲想要解救自己被绑架拐卖的儿子的案子,段奕宏所饰演的李慧炎因此诞生。

大鹏所饰演的周游则有些曲折,贾长安回忆起,这个人物的概念来自网络一名入殓师的故事,他守着火葬场里一具法院已经判决却无人认领的尸体。直至一天在地铁上看见了一位戴着眼镜低头看书的男士,因为车厢穿过隧道而随着光线忽明忽暗随时可以淡定放下书本,周游的样子终于具象化起来了。

李慧炎和周游,两个人都一路向北,一个去追寻被绑架的初中女生范晓媛,一个去找寻父亲被杀真相。一部剧的两位男主,前期看来交集并不多,可这就是肖乾操认定的有意思的叙事方式,像迈克尔曼导演的《盗火线》一样,双男主到中后段剧情里才开始高密度配合,但在李慧炎和周游前期各自的情节线里也会把案件关联性做得很清晰,这样戏剧张力不断增加,观众自然也会期待两人相遇。

李慧炎和周游宿命的相遇

如果说肖乾操很喜欢“双探”从分到合的并线叙事,那么贾长安则是在导演费聿竹与陈宙飞的建议下“玩儿”了一次一分为二。

“如果把李慧炎和周游看成是两名猎人,你想要两名猎人走到一起,首先就要让他们各自的猎物聚在一起。”

通常悬疑故事里会有一个主角拼命追踪的麦格芬,范晓媛就是《双探》中的麦格芬。在原本的设定中,范晓媛会因为稀有血型而流转于不同歹人之手,在李慧炎和周游为此兜兜转转之余,也能展现更多角色的性格和立场。

但贾长安转念一想,范晓媛本就是个乖巧又有点小机灵的初中生,她不是一个只用来被狩猎的工具人猎物。于是麦格芬一分为二,李慧炎要去解救被贪婪犯罪者盯上的范晓媛,周游要找到杀父仇人白石舟,机缘巧合下白石舟救下了范晓媛,两个麦格芬又被重新捆绑到在一起,甚至在互动中,双方的性格和感情都产生了变化。

肖乾操自然也很赞同这种操作,他在2017年做完《暴雪将至》之后就回想,当时的故事是否做得过于冷静和决绝,严肃的主题里是否可以加入些许温暖的、松弛的调味剂来“苦中作乐”?

这一次,观众可以在《双探》的画面里看见户外风雪凛冽与屋内暖光灼灼的冷暖相交,也能在角色和情节中看见残酷的复仇者与纯真的猎物少女彼此影响和融化。肖乾操深知,“一黑到底的故事肯定存在,但当下这个阶段,我想试试一种张弛有度的新表达。”

电影人拍剧时究竟在摸索什么?

如果要问肖乾操,作为总制片人,在项目开发之初有没有考虑过市场和受众的问题,他一定会再次强调自己是第一次做剧。在类型网剧有起色的时候遇到了贾长安的剧本,应该就是在对的时间遇到了对的故事,是时候让尝试做剧了。

幸而在2018年的金马奖现场,带着《暴雪将至》前来的肖乾操与段奕宏,遇上了同样提名而来的大鹏与曾美慧孜,同桌吃饭看了剧本就决定回北京再聊细节,言下之意是这个挑战他们接下了。

“守林人”乌娜吉表现了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

后来项目到了企鹅影视手里,肖乾操也是再三感谢总制片人齐帅与制片人之一的陈蕾,不仅认可了影视剧市场需要这样的类型化作品,也为自己这个“剧集小白”提供了很专业的经验判断。比如《双探》是鲜有的,原剧本24集,在平台方建议下糅合成16集,并非“脱水”,而是从排播和运营等方面考量,如何做出更有节奏感和强类型感的故事。

肖乾操和贾长安也感受到这样的集数规格和这个项目的创作其实是没有什么冲突的,不限制单集时长的自由度也让项目在开发过程中得到了更大发挥空间,每集怎么打点,几集一个情节段如何推进,都得到了很好的把控。

这个整体把控就是肖乾操在这一次的剧集项目实操中最需要不停尝试和调整的,“简单概括就是要在娱乐性、类型化和真实感三个维度之间找到一种平衡,让项目既不丢失娱乐性,又能做出强烈的风格化,还可以将细节和质感做到最大程度的极致以保证真实感。”

好在拍摄完成的第一版粗剪,就和肖乾操脑海最初的那个感觉对上了,虽然之后也会在一年的后期过程中不断尝试各种剪辑手法,颠倒打乱重来,各种视角去讲故事。

贾长安也很认同此观点,“说不定还可以试试把16集剪成一部三小时的电影,这个故事本身就和其他悬疑剧不太一样,更像一部三幕剧,几集一幕地推进,每一幕的转折也很明确。”

《双探》这个项目在创作过程中遇到过太多足够优秀的伙伴,除了一起探讨细节改动的导演费聿竹与陈宙飞,还有为项目奠定影像风格基调的艺术指导吕东,所有人聚首,这部东北罪案剧才越来越找到它的根儿,越来越浮现它的风格,越来越接近肖乾操心中的目标。

“我心里很明白,就像做菜一样,食材放在这里了,只要食材足够好,不管红烧清蒸盐焗,它都会是个很美味的东西。”

这次之后,肖乾操和贾长安都在继续寻找自己想表达的其他故事,或者说是其他的叙事角度。

对于贾长安来说,这一次他笔下的李慧炎没有从一名警察的职业困境进入案件,而是一名生活在胡同里、有着冬天需要起夜出门这样切实生活困境的北京警察。

“那么我们究竟要表现人物在日常生活中的什么?应该就是不同人看待一件事物的不同观点折射出的不同面。或许下次的故事,李慧炎(这样的警察)就不用承担这么多东西,它甚至可以不是个罪案故事,就是每个参与到拍摄过程中的人物,在最平凡的日常生活中是怎样看待这个事的角色。把这个故事(《双探》)本身当做一个麦格芬,警察的视角、屠夫的视角、入殓师的视角、初中生的视角、平民路人的视角……”

贾长安很喜欢听身边人把自己的戏当成谈资去聊他们的想法,因为“这本身就是一件荒诞有趣的事情。”

而对于肖乾操来说,他与段奕宏以及其他合伙人,共同为新公司趣酷影视物色的第一个项目《双探》,已经作为成品展现于人前了,接下来他也会一直在“端水”的路上。

“趣酷是渴望以多种类型的项目去体现自身的多元化价值,所以接下来筹备的项目可能有情感类、成长类、爱情题材,多个小组同步开发,希望每年尽量能稳定输出至少一个项目。但对于我个人来说,强风格化的悬疑罪案题材、现实主义的表达,一定是我个人最钟爱的,它也将贯穿我职业生涯的考量和规划。”

上一篇: 沈月这是偷偷请教了鞠婧祎,如何看上去更漂亮吗? 骚漂亮小老师图片
下一篇: 元祖偶像H.O.T打商标权官司胜诉 成功夺回经典名号 哈韩族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