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偶像养成乱象背后的前因后果,选秀节目被叫停真的不冤 创造101yamy高清图片

2022-02-03 17:53:21

打开百度APP看高清图片

前言:

自从《青春有你3》因“倒奶事件”被叫停之后,大众和媒体对选秀节目的批评,就愈发尖锐。

尽管节目组很快做出反应,终止了节目的录制,但无论是网络舆情,还是官方的态度,都表明对选秀节目的管控,这不是结束,而是开始。

就在近日,在互联网上就爆出“有关部门要求终止一切综艺节目的海选”的消息。在网络流传出来的消息中,还盖上了节目组的红章。

由此可见,选秀节目刹车,并不是空穴来风,由上至下的管控,可能是要动真格的了。

而如此迅速且紧急地叫停,尽管有矫枉过正之嫌,但也从本质上说明,选秀节目的乱象,已经到了不得不重拳整治的地步。

内娱的偶像塑造,自从抛弃了选秀鼻祖《超级女声》、《我型我秀》等的传统方式,而选择韩流“101成团”的模式之后,就将互联网的流量模式与偶像的养成模式,彻底捆绑。

从此,批量生产的偶像明星,就常年挂在各大平台的热搜词条之中。而这些明星以及在背后操盘的经纪公司,在这数据化的流量时代,演变出了一套体系冗杂且扭曲的饭圈文化和粉丝经济。

在聚光灯之下,饭圈的乱象层出不穷,包括但不限于:“人肉搜索”屡禁不止,引战撕X此起彼伏,流量造假振振有词……

深扒养成系偶像乱象的前因后果,你就会发现,选秀节目被叫停是真的不冤。

内娱的主战场,从广播电视转入互联网之后,不仅在综艺节目上,多次生搬硬套韩娱节目,而且在明星的培养上,也开始和韩流并轨。

韩娱的发展,经过数十年的探索和开拓,不仅有完备的明星培养和包装体系,而且对于市场上的蛋糕,大型的娱乐公司已经完成了割据。

如果将韩流明星的打造流程比作流水线的话,那么韩娱的流水线,已经有了稳固的机床、成套的螺丝钉以及合格的作业工人。

偶像团体在成团之前,有专业的孵化团队培养其专业能力,在成团之后,有专业打歌舞台,既给了偶像曝光的机会,也有相对良性的竞争机制,以保证整个行业的正向发展。

从上世纪90年代到现在,韩娱先后打造了多个破圈的偶像团体,不仅在亚洲掀起韩流风暴,现在也开始有了进军欧美的野心。

这些都得益于一个完整的产业结构,有效的竞争机制和健全的商业变现逻辑。

反观内娱,虽然从韩娱借来,或者说抄来了流水线,但现状是,各大娱乐公司还处于新生阶段,而新一代的娱乐平台也还未孵化出一些能为造星背书的品牌节目,幕后的从业人员,还处于摸索和磨合时期。

而在大量热钱涌进娱乐产业之后,这些渴望扩张的资本首先想到的不是打好地基,而是如何快速变现,这就导致整个行业从一开始就处于一个揠苗助长的状态。

内娱虽然很想借用韩娱的模式,打造出一条热闹的明星流水线,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目前内娱的这条明星流水线,不能说是热闹,只能说是嘈杂。

每一季的节目都是呼啸而过,热搜满天飞,有磕CP的,有争番位的,有放黑料的,但节目过去也就过去了,留下的偶像却凤毛麟角。

大多数男团女团热度最高的时候,就是在选秀的时候,这就导致当今内娱偶像团体出道即糊掉的尴尬现状。

而即便是这样,选秀节目依然能够活着,选秀的明星依然还有市场,这其中的原因,是因为内娱找了一条商业变现的捷径,但这条捷径也指向了一条让整个行业走向扭曲的不归之路。

资本与流量的结合,是互联网经济的一大发现和创举。

而靠曝光度和知名度吃饭的明星,就在天然属性上,符合互联网流量时代的特征。

于是,流量明星,应运而生。

在大众媒体时代,选秀明星的出道虽然也有投票,但话语权还是大多掌控在媒体和专业的评委手上,观众的直接参与度比较受限,参与的方式也比较单一。

但社交媒体的出现,让粉丝群体不再受制于时间与空间,就能直接参与到偶像的孵化和养成。

而深究《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选手出道的逻辑,最直接的影响因素,就是观众的打榜和造势,而这些偶像在选秀结束之后,他们想要接到通告,最重要的参考标准,也是打榜和造势。

也就说是,让明星出圈的选择权,被包装成商品,以一定的价格,卖给了观众。

当平台方和各经纪公司盯上了这样一个简单粗暴的变现逻辑之后,整个选秀节目,小到选手本人,大到行业本身,从表面上来看是以取悦观众为核心目标,但实质上是以诱导观众消费为核心目标。

自此,由“KPI”主导的粉丝经济,就成为了流量新贵们,在互联网上的生存之道。

而为了让这种诱导更加具体和高效,各个偶像明星的官方工作室以及各官方和非官方的群体,就在互联网上担负了“意见领袖”的角色和责任,其负责的主要工作,就是为偶像的相关信息的发布,以及负面信息的控评。

但回过头再来反问,这些明星为什么会火的时候?

传统娱乐行业需要的那种专业性,已经被消解,取而代之的,是更能广泛传播、更容易形成话题的颜值、身材和人设等等。

比如说,刚刚结束的《创造营2021》中,最具话题性的明星利路修,其出圈的最大理由,不是他在唱跳方面的实力,而是他面对竞争时选择“躺平”人设。

当这种人设,及时高效地给观众带来更多的共鸣和满足感时,观众就会让情感投入以数据的形式,反馈给利路修以及利路修背后的团队,乃至整个节目组。

也就是说流量逻辑下的明星,是靠集聚热度的话题,收割粉丝的注意力,然后再将这种具有一定时效性的注意力打包成商品,转卖给品牌方。

对于经纪公司来说,这是一套高效实用的商业变现逻辑,而对于偶像明星以及偶像明星背后的粉丝来说,这是一种很少被注意,但却真实存在的暴力压榨和潜藏剥削。

流量时代的流量明星,最需要的,就是庞大粉丝群体的情感投入和集体参与,但在一套简单粗暴的变现逻辑之下,情感投入和集体参与,需要粉丝群体投入资金。

“你一票,我一票,xx明天就出道,你不投,我不投,xx何时能出头。”

当每个粉丝个体,处于一种非理性的粉丝群体之中时,一种无形的社交压力,就会迫使那些原本只想投入情感或者说只能投入情感的粉丝,不自主地掏空自己的口袋,去迎合粉丝群体潜在的入群门槛。

而当代的饭圈粉,多是心智还不成熟、尚未形成理性价值观念的青少年,他们在饭圈“KOL”精心设计的话术之下,甚至威逼利诱之下,很容易就被强制消费。

在这种饭圈集资乱象之中,甚至出现了不理智的粉丝,枉顾自身经济实力和家庭状况,倾囊为偶像打投的情况。

当追星与金钱划上等号,粉丝群体既是被收割的目标,也是被PUA的对象。

但在这种畸形的饭圈文化和粉丝经济之中,被PUA的其实不仅是粉丝,还有那些接受养成逻辑的明星。

当整个娱乐行业,被引入了这条赛道,那么就意味着,无论是自愿还是不自愿,走上这条花路的明星,就都没有选择。

而流量明星这条捷径,最直接的副作用就是流量明星本身就是一个可替代性极强的快消品。

因为大家在很大程度上比拼的不是某种专业实力,而是可以由剧本和节目塑造的某种特质和人设。

这也就意味着,真正在流量平台上,掌控话语权的,不是流量明星本人,而是流量明星背后的团队和公司。

在这一点上,韩娱和内娱倒是达成了一致,只不过韩娱是因为偶像明星的专业竞争已经饱和,而内娱是因为我们的偶像明星出圈,在大多数情况下都不靠专业竞争。

这也就导致韩娱和内娱都存在明星被具有垄断地位的经纪公司和市场长期PUA的现象。

明星的自我人格在一切以数据取胜的流量竞争中,被不断修正,甚至阉割,真正呈现在观众面前的,是经过精雕细琢、行业加工的营销形象。

比如通过《创造101》出道Yamy,就曾遭遇过经纪公司的职场PUA,其老板在内部会议上指责Yamy的样貌和衣品。究其原因,就是因为Yamy不想接受经纪公司对她的人设打造,而公司内部又已经对她的定位做出了商业化的安排。

且不论当事人与经纪公司之间的恩怨,这起事件从客观上就已经证明,与流量挂钩的人设,成为了经纪公司PUA手下艺人的合理理由,且在大多数情况下,都有法律依据。

当然,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也是艺人选择走这条路的必然结果,以至于你很难在一个完全客观的立场,去分清谁是真正的受害者,谁是真正的加害者。

但这种只讲流量与人设的花路,在市场上的份额越来越大时,就会将整个行业捆绑在一条注定走向昏暗的歧路。

养成系偶像的选秀,从表面上来看是带动了一个娱乐产业的极速扩张,但这种扩张在整个娱乐行业抢占了大块份额之后,其话语权就会辐射到以往由专业性主导的制作方。

而当平台控制了观众的入口、经纪公司主导了流量的走向、偶像决定了观众的品味之后,各个娱乐细分行业的标准,就会迫于这种垄断地位的主导权,而选择妥协。

纵观流量明星的元年,以流量明星为主导的影视作品在取得高票房的同时,也开启了一个烂片淘金的狂热时代。

但那个时候的流量明星,还是以归国四子为核心的顶流抢占大部分市场,流量明星本身就是稀缺的商品。

如今,流量明星有了更好的养成模式和手段,批量化的明星流水线另一个优势就突显出来,即以数量,填充市场。

视频平台在完成了网文IP的兼并垄断之后,就配合经纪公司,进一步扩张到影视这一领域。

而专业的影视制作公司和团队,要想从互联网上分得一杯羹,就必须与这些平台和经纪公司合作,合作的方式最普遍的就是让渡选角的权力,而这些选角,自然就交给了那些被“圈养”的流量明星。

互联网时代流行的话有很多,其中就包括“干掉你的不是同行,而是跨界。”

演员、歌手、主持人,这些原本需要专业背书的职业,却碰上了一个不需要专业就能变现的时代,这就导致传统的行业专业性共识,正在被挑战,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已经被异化。

而这种行业的阵痛,最终要传递到整个娱乐产业的终端,那就是需要这种产品的观众。

但这种野蛮且激进的发展模式,如果不加以强有力的遏制和纠偏,就会使后果打破圈层,影响到整个社会的价值体系。

恐怕事先没有多少人会想到,《青春有你3》会因一起“倒奶事件”而草草收场,但每一个人都应有所觉悟,这种突破价值底线的行为,应该受到惩罚。

这次的“倒奶事件”,是选秀节目组以营利为目的,将赞助商的牛奶作为中间商品,诱使饭圈粉丝进行不理智消费的必然结果。

从表面上来看,节目组只是造成了商品的浪费,但究其本质,这是资方平台在利益的诱惑之下,无序地异化商品和人的价值。

将本应有用之物,变为无用之物,将本应有思想之人,变为无理智之人。当一切有意义的价值,被剥夺了意义之后,剩下的,到底是什么在乱舞?

这是每个人在共同的社会价值体系中,都应该思考的问题。

而娱乐产业在资本扩张的浪潮之下,裹挟着偶像与饭圈竟如此肆无忌惮地突破社会价值底线,这是从业者和参与者,都应该反思的痛点,因为这决定了,往后该如何发展的方向。

而监管部门,选择在这个时候重拳出击整治,一方面是顺应民意,另一方面是敲打具有垄断地位的资方平台和经纪公司,要保持一个行业自律,要有底线意识。

原创丨文章著作权:业心影评 未经授权请勿进行任何形式的转载

上一篇: 关晓彤这次造型高级又“性感”,穿黑色西装裙,大长腿让人羡慕 长靴怎么穿显高图片
下一篇: 7岁男孩少林寺习武意外死亡!父亲公布孩子照片,满身都是伤! 饿死的婴儿图片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