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州:梅县区松源镇老柚农刘仁华:守好百亩柚林种出优质金柚 柚子花

2022-02-12 14:00:57

“我这辈子算是卖给柚子了。”谈起种植金柚,刘仁华说自己大半辈子与柚为伴,从小伙种成了大叔。

从1984年入行,历经37年的风风雨雨,刘仁华亲手将荒山变成百亩柚林。他带着感情种柚子,带着激情卖柚子,更是以工匠精神种好梅州柚,他家的金柚最高一个能卖到100元。

柚农,这是刘仁华的自我诠释。“农业是需要沉淀的行业,非一朝一夕之功,对我来说种柚子没有最好只有更好。”今年59岁的刘仁华仍在山间奔波忙碌,他说走好金柚路,既要“守得好”更要“闯出去”。

▶▷半路出家

借钱将废弃煤矿区变柚林

初见刘仁华,双手捧着牌匾,他刚领完奖回到农场。

走进房间,墙上那琳琅满目的证书奖牌令人目不暇接,只见刘仁华将新领的牌匾轻轻地放在桌上,上面刻着“梅县区十大优质金柚示范园”。

荣誉背后,是刘仁华种植金柚付出的心血和汗水。

站在农场门口,目光所及之处都是茂盛的柚树,“这片柚林您花了多少年?”记者问及时,刘仁华摸了摸悬挂在眼前的金柚,顿了一会才说:“大半辈子啊。”

从最初的几百株到现在的两百亩柚林,刘仁华用了37年。

16岁那年因家庭生活所迫,刘仁华开始走南闯北,售卖煤炭因经营不善,连本钱也搭进去,后来做其他生意也是血本无归……

当他回家看到家门口的废弃煤矿区,以及生产队25亩的老果园因年久失管毫无收成,一个念头在心里飘过,何不耕山种植金柚?

恰逢当年省政府向山区群众提出“要想富,上山种果树”的口号,吹响了“开山致富”的号角。那时22岁的刘仁华闻风而动,但是钱哪里来?

由于之前做生意接二连三地失败,家人并不同意,亲友也避而远之。“好在当年的老书记和当地政府、银信部门伸出援手,我筹集3000元启动资金在废弃矿区周围种下了第一批果树。随后又承包了老果园,创办了宝鑫家庭农场。”刘仁华回忆道。

隔行如隔山,万事开头难。虽然刘仁华出生在农村,父辈也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但种植金柚对他来说依然是“半路出家”。

“我报了果树专业课,学了两年,起初到处去向前辈学习怎么种金柚。”刘仁华描述着自己求学的经历,背后却是不为人知的艰辛。素有“西伯利亚”戏称的松源镇,距离梅州城区近百公里,在过去路不通、交通不发达的年代,刘仁华出门一趟并不容易。

起早贪黑是刘仁华的常态。37年来,他几乎每天都是天亮就出门,天黑才回家,在柚林待的时间最长。

附近村民告诉记者,要找刘仁华就要到柚林找,找不到也不要着急打电话。“他管柚子的时候,是听不到电话响的。”村民笑着说,刘仁华天生就是种金柚的。

“以前做生意都失败,唯独种金柚成功了,这就是缘分吧。现在回想,与柚子的缘分从小就开始了。”刘仁华说,小时候奶奶家门口有棵柚子树,每年开学前奶奶就把柚子摘下来卖钱,当作他的学费。

与柚结缘,与柚为伴。昔日裸露的煤矿区,如今已是绿树依依,柚果飘香。

▶▷果园婚礼

果树结果之日就是结婚之时

上世纪80年代末,梅州山区处处可见金柚庄园。特别是梅县区,很多群众通过种植金柚过上了好生活,不少人也因此盖起了“金柚楼”。

对于刘仁华来说,金柚不仅仅是“致富果”,还是“爱情果”。

刘仁华与妻子翁玉青是青梅竹马的朋友。“谈恋爱的时候,她就和我一起开山种果,到现在她还在帮我一起打理果园和农场,非常感谢她陪我一起走过艰辛的30多年。”刘仁华谈起妻子时语调轻了,语气也变温柔了。

奔着同个目标,两人全身心投入金柚种植事业。1986年,当地正值创业初期,两人便立下誓言:果树结果之日就是结婚之时。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夫妻二人从中不断钻研、积累,总结出自己一套完整的“柚子经”。3年时间,漫山遍野的柚树硕果累累,金柚飘香。

1989年12月,那一天刘仁华的果园很是热闹。他与翁玉青兑现诺言,在自家果园举行“果园婚礼”,平静而别开生面。

“树结果,人结婚。”刘仁华说,想不到他和柚子有着这么多不解之缘。

结婚后,刘仁华夫妇更是同心合力,越干越有劲。他们开始规划和实施更大的蓝图,扩大种植面积,增加生产品种。

此后,刘仁华先后被评为广东省劳动模范、全国农村青年星火带头人等荣誉称号。1993年5月,刘仁华当选为共青团第13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

在翁玉青看来,刘仁华是一个非常固执的人,“一个字‘倔’。”翁玉青告诉记者,刘仁华一直坚持果不甜不采、不熟不采,特别是在金柚品质上,他认定的事没人能改。

每年中秋之前,刘仁华都接到许多订单电话,催促采果。然而刘仁华总是坚定地拒绝“早摘”,始终坚持“不早摘”的传统。

今年的金柚采摘,同样如此。记者于10月31日采访时发现,刘仁华种植的金柚都还挂在树上尚未采摘,“千万不能早摘,否则就是砸招牌!”一聊起金柚,刘仁华又提高了声调。

刘仁华认为,金柚从种到摘的整个过程中,“最关键的还是坚持果不甜不采、不熟不采,否则前面的管理做得再好再精细也没用,就会功亏一篑。”在这一点上,刘仁华非常坚定。

“都说金柚金柚,金色才是成熟的标志。诗里也写到‘山山照日似悬金’,所以一定要等柚子转成黄色才能摘,如果提早摘下来放黄的,内在品质肯定差一些。”刘仁华谈起金柚便打开了话匣子,滔滔不绝。

▶▷好柚高价

一个优质金柚能卖到100元

正是刘仁华的这股“倔”劲,他所种出的金柚一直深受广大客户欢迎,还得到了梅州市副市长温向芳的点赞。

“可溶性固形物(糖度)含量22.9%,凭这个成绩要认真表扬下刘仁华,倡导全市柚农向他学习,用工匠精神种好梅州柚。”去年11月13日,刘仁华成立的宝鑫家庭农场金柚正式开摘,温向芳肯定了刘仁华的金柚品质。

数十年里,刘仁华从以往单一的沙田柚生产向多品种、多种经济作物种养结合的多元化发展。例如做到“猪—沼—果”综合开发,施足有机肥,既保证柚果品质,又利于保护环境。

“每年还没开摘,就已经有一半的柚果订单。”刘仁华说,由于信任他家金柚的品质,每年都有新的代理商自己找上门来。现在,他家的金柚最高一个能卖到100元。

一个金柚卖100元,刘仁华有何秘诀?他有着自己的一套标准。

“良地、良种、良法,三者可谓天时地利人和,种好金柚缺一不可。”刘仁华说,良地指当地光照充足、雨量充沛、土壤肥沃,适于金柚树体生长的环境;良种指引进的优质的沙田柚种苗,如今果园柚树已有30多年树龄;良法则是科学的管理方法,刘仁华给果树建立档案。

刘仁华介绍,不同区位的柚树有不同的管理方法。背阳、向阳,山顶、山脚,平台宽、平台窄、挂果多、挂果少都有差异管理,成熟采摘前还要检测品质分类销售。

好柚有好价,好柚不愁卖。尽管管理成本增加一倍,但其最低的柚价也比市场价高一倍以上,达到按质论价、优质优价。

“好不好吃,直接用品质说话,其他的不用多说。”刘仁华当场拿出一个金柚,熟练地剥皮,直径15厘米的蜜柚,柚皮厚度不足1厘米,“你看,柚皮只有0.3厘米,糖度达到20.7度。”

种好品质金柚是刘仁华一直以来的经营理念。为了实现生产产业化、规模化,早在2011年,刘仁华发动邻近的桃尧、隆文等乡镇的30多户种果专业户抱团,成立了柚果专业合作社,共同抓好金柚质量,带动社员增产增收。

“农业是需要沉淀的行业,只有经历时间的沉淀,才能种植出高品质的柚子。所以要守好柚林,也要守好自身的行为,不早摘不急功。同时也要有敢闯敢拼敢干的精神,追求品质更高的金柚,不断提升种管水平。”刘仁华说。

走好金柚路,刘仁华认为既要“守得好”更要“闯出去”。“种柚子,对我来说,没有最好只有更好。”刘仁华望着漫山柚林说道。

相关附件:

上一篇: 为爱加油!高培乳业携手合作伙伴给“励志小夫妻”送爱心奶粉 沃优
下一篇: 币印·中国行|武汉站“矿圈年会”圆满结束,2020年矿业迎来精细化迭代 沃优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