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米尔高原戍边民警的“风花雪月” 帕米尔

2022-02-12 06:01:20

央广网喀什11月3日消息(记者 罗成 通讯员 李展朋 王九峰)帕米尔高原萨雷库勒岭东麓腹地有一个叫“一线天”的山沟,两侧均是海拔超过5000米的雪山达坂,常年风雪相伴。

新疆喀什边境管理支队提孜那甫边境派出所阿然保泰边境警务站(以下简称为警务站)则矗立在这个沟口,戍边民警十年如一日坚守在边境前沿,担负着进出边境一线人员(车辆)的“双向”查缉、抵边生产作业管理及巡逻防控任务。

如果说警务站作为“警卫”守望着“一线天”,那在这戍边的民警就是行走的“昆仑石”。艰苦单调的戍边生活中,他们也有属于自己独一份的“风花雪月”。

2021年新年来临前夕,零下30度低温环境下,民警前往边境一线开展巡逻踏查。央广网发

大风和低温是最熟悉的伙伴

“风吹石头跑,四季穿棉袄。”简单明了形容了帕米尔高原的阿然环境特色。大风是这里的一大“特产”, 一年间近300天持续“在线”,强度可达7级以上,一般从下午3点“登台”,半夜仍在“尽兴”呼啸。

风大,昼夜温差也大。即便在夏季,夜间温度也常在零下。冬天最冷的时候,夜晚温度甚至会低到零下30摄氏度。

大风和低温是巡逻路上的标配。今年30岁的哈依沙尔·巴合提吐尔地来到帕米尔高原戍边已有6年,他形容,夏天的风还稍显“温柔”,冬天的风“打在脸上,刺疼刺疼的”。

今年2月8日10点,哈依沙尔和战友们踏雪进沟,开展边境全线巡逻。空旷的边境线上渺无人烟,甚至听不到动物的叫声,没膝的积雪伴随着寒风让他们步履维艰,气温已经低至零下30摄氏度,只有呼呼的风声。经过近4个小时的长途跋涉,翻达坂、趟冰河,好不容易到达了巡逻终点,简单的补充体力后,便开始返回。

雪越来越大,步子也越来越沉重,小队在距离警务站还有11公里处的冰河沿上,发生了惊心动魄的一幕,第一次去边境巡逻的张有存眼睛被雪花模糊了方向,脚踩空后,身子不由自主往后一仰,整个人倒在陡坡上往河里滑去,距离他最近的哈依沙尔俯身一跳抓住有存的衣领,后面的战友接力成串才没让他掉入刺骨的河道里。

抖落积雪,巡逻队继续上路。“人在大风大雪里行走,似乎轻易就能飘起来。”民警张有存巡逻结束后向在山东老家的女友报平安时说道。

一天的巡逻已使得民警们疲惫不堪,躺在床上,风声入耳,也是一种陪伴。即便在夜晚,戍边民警也习惯了伴随风声入眠,如果哪天晚上听不到风声,反而睡不着觉。

阿然保泰边境警务站民警护航牧民转场。央广网

群众与“泰然居”是现在的家

孤寂和闭塞是边关的代名词,阿然保泰的荒芜完美诠释了边关的特殊“景”色。

2017年,建站初期的警务站只有一间不足20㎡的执勤板房和一处废弃的马厩(边民放牧中转驿站),难以御寒,周围乱石成堆、凹凸不平,日常用水只能从站旁边的河里取。查缉现场位于风口,一到下午,大风引起的尘土经常把执勤民警的眼睛迷的眼泪直流。

戍边生活枯燥无趣,为了改善警务站条件,2020年初,一起戍边十多年的民警朱保华和雷垚相继打报告前往警务站驻勤,一边执勤,一边想方设法改造警务站环境。

一担土、一块石、一方木,近两年的时间,两位老民警夜以继日改造废弃马厩,为警务站打造出了一个以“家”文化为核心,兼顾过往牧民、务工人员临时休息的阳光驿站,集种植、休闲、健身等多功能于一体,起名为“泰然居”。

“警务站距离村里大约七八公里,路也不好走,驿站建起来了也能方便牧民和抵边作业的工人临时休息,称之为‘泰然居’就是希望国泰民安、泰然安居!”雷垚说。

走进“泰然居”,里面堆满了民警们每次巡边带回来的各种石头,大小不一、奇形怪状,上面用红漆写着“家”“祖国放心、守边有我”“戍边牦牛”以及每一位曾在这里驻勤民警的入党时间,这些石头是他们的戍边志。

今年10月23日,雪花伴着寒风一片片落下,朱保华和战友依马木·尼亚孜像往常一样穿戴好装备,沿着“一线天”山沟去开展边境巡逻踏查。行至阿克希拉克牧场沟口时,碰见独自驱赶羊群的牧民巴力迪·拜各江,看着风雪中瑟瑟发抖的群众和近百只羊群,朱保华和依马木·尼亚孜两个人一商量,当即决定先护送牧民及羊群安全转场后再进山巡逻。

一路上,民警一边护送羊群出山,一边向牧民巴力迪了解着牧场情况。原本1个小时的路程,因为赶着羊群,花了2小时安全护送牧民、羊群平安返家。

“山里温度降得快,好多怀孕的羊不经冻,真担心遇到点啥事。感谢你们一路护送,你们也要注意安全。”巴力迪握着民警依马木的手,像家人一样叮嘱民警进山注意安全。

据了解,自转场以来,为全力保障好辖区牧民牲畜冬季转场工作,警务站已投入警力40余人次,通过警车、骑乘、徒步的方式保障边境前沿十余个夏季牧场33户牧民、3000余头(只)牛羊完成转场。

“冬季的边境巡逻踏查,一边要排查山区是否有逗留的牧民群众,一边还要检查修缮管段内的边防基础设施,这样才能全面消除安全隐患,确保边境一线平安。”民警依马木说。

阿然保泰边境警务站驻勤民警雷垚为前往边境一线抵边作业人员提供高原救助。央广网发

群众与家人都是最亲近的陪伴

除了巡逻踏查,驻勤民警每天还要肩负起过往人员、车辆的查缉检验。

“进山慢点开车,要遵守边境管理规定,有困难随时给我打电话。”山路复杂,民警雷垚在检查车辆时经常反复叮嘱过往司机。

9月12日,雷垚接到报警求助称,在距离阿然保泰沟口约18公里处的废弃矿点处,一辆抵边作业车辆因超速驾驶冲下路边河道被困。

接警后,雷垚带领护边员第一时间赶赴现场救援,顾不得河水冰冷刺骨,你推我拉,借助着附近生产作业的车辆,最终将事故车辆拖上路基,所幸无人员伤亡。

为避免安全事故,驻勤民警只能加大巡逻踏查力度,增加抵边作业单位开展边境法律法规、安全生产宣讲的频次,最大限度保障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年初以来,民警们前往抵边企业开展走访宣讲累计130余次,发放宣传材料近2000份,救助遇险群众13人。

边关月夜,最是思念家乡。

每天下午六点,老家工作的妻子已经下班回家,民警们却还坚守在执勤岗位上,忙完工作已是晚上八九点钟。

“如果我在她身边,每天接她上下学的人一定是我。”他的语气中有疼爱也有愧疚。

雷垚的女儿今年7岁,在老家西安一个小县城读书。等到下班与妻子视频聊天时闺女已经入睡。闲暇时间,他会一遍一遍反复听闺女发来的微信语音。

今年暑假前夕,闺女给雷垚打电话,希望这个暑假有爸爸陪着过。如此平常的请求,雷垚内心却五味杂陈。“作为父亲,当然希望有更多时间在家陪陪孩子,但边关这个‘家’,我们也必须守好。”

张耀滋自2019年担任派出所教导员后,肩上的责任更重了,回家的次数也越来越少。原本计划10月底回山东老家举办婚礼的他,因为疫情婚事再次搁置。

为了不让丈夫分心,未婚妻邱洁几天前跨越千里来到帕米尔高原与他团聚,一见面,两人就拥抱在一起,舍不得分开。

“选择什么样的爱人,就注定要过什么样的生活。”战友闲聊间问嫂子邱洁这样选择有没有后悔过时,她说:“做一名警嫂不容易,当决定嫁给他的时候我就做好了准备,因为他不只是属于我一个人,更属于你们的光荣职责和使命。”

民警在抵边企业作业点宣讲边境法律法规。央广网发

上一篇: 磷酸铁锂“一哥”湖南裕能闯关创业板:宁德时代、比亚迪参股,发明专利均为受让取得 德和源
下一篇: 冬季到德甲来看雪 艾飞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