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版瑞幸!一文了解支付巨头Wirecard的财务造假 小菜一碟商户版

2022-03-18 06:00:32

德国茵创国际并购有限公司,我们是一家拥有近30年历史的并购顾问公司,总部位于杜塞尔多夫。我们茵创国际同时也是欧洲并购集团(euroMerger Group)的联合创始人。我们中国办公室主要负责中欧企业间的并购投资与合资合作,我们会在平台上与大家一起分享关于中欧并购的新闻动态,同时也会拥有涉及各行各业的众多标的,欢迎感兴趣的用户关注联系我们。

PART 01

消失的19亿欧元或许并不存在

图片来源:Wirecard官网

只需一眼就能看出Wirecard当前正在经历德国经济史上最大的金融丑闻之一。公司总部正门正前方的停车场被封锁了,支付服务提供商目前处于风雨飘摇之中。为此,公司总部的员工也都聚在一起议论纷纷。一名员工抱怨道:“我认为我必须寻找新工作。”

Wirecard总部位于慕尼黑郊区阿施海姆,目前总部1500名左右的员工仍然没有裁员。但是很多人都预料到马上就将进行大规模裁员。据悉,首批裁员已经在世界范围内发生。

这场骚动源于上周四,Wirecard发表声明称,外部审计机构安永“无法核实”该公司存放在亚洲银行信托账户中19亿欧元的余额。公司于本周一凌晨发出的临时公告中进一步表示:“基于进一步的审计,Wirecard AG董事会目前认为,此前被安永认为是下落不明的19亿欧元有极大可能性根本不存在。”Wirecard此前一直声称这些帐户内存在资金,并将其列入资产负债表中。

“消失”的19亿欧元(至少占资产负债表总额的四分之一)可能成为欺诈案件的可能性越来越大。这伴随着另一个巨大的怀疑:在丑闻爆发前,Wirecard资产负债表上的资金是否都是真实存在的呢?

Wirecard在欧洲多国拥有自己的许可证,可处理例如Aldi或奥地利联邦铁路的付款。该公司一直视亚洲市场为增长动力,致力于发展菲律宾和印度尼西亚等新兴国家。而菲律宾不仅是Wirecard其中一家第三方合作公司所在地,也是此次丑闻的中心:这笔19亿欧元的资金就是从菲律宾银行的账户中消失的。

PART 02

德国金融监管机构感到自责

图片来源:Wirecard官网

德国金融监管机构BaFin负责人Felix Hufeld对该公司持批评态度。他为在像德国这样以高质量和可靠性著称的国家中可能发生这样的欺诈事件而感到震惊与羞愧:“这是一场彻底的灾难。”

Hufeld表示,除了指责Wirecard的管理层和审计师外,BaFin也需要接受批评:“许多私人和公共机构,包括我自己领导的机构,都没有足够高效地来阻止这种情况的发生。”

BaFin在Wirecard案中采取了各种措施,但没有取得预期的成功。Hufeld强调,BaFin现在正尽一切努力保护Wirecard Bank。“但是如果整个集团破产,我不知道这是否会成功。”

联邦财政部长Olaf Scholz则表示,对于该丑闻,他认为无需变更监管部门。Scholz认为监管机构非常努力,确实尽到了他们应尽的义务。但在周三下午,Scholz再次发表声明,他表示,Wirecard的丑闻损害了德国金融监管机构的声誉,立法者需要迅速确定如何加强监管。他强调,BaFin在监管Wirecard方面犯下的任何错误,“现在都需要迅速查明并消除”。“我们需要迅速确定需要对监管规则进行哪些修改,以便全面、迅速地监管复杂的企业结构。”此番言论与其周一发表的声明形成鲜明对比,这也充分证明了此次丑闻在国际上的恶劣影响。

投资者对于BaFin的不满也是有迹可循。Wirecard在欧洲华人中被称为“欧洲支付宝”,是欧洲金融商务领域发展最快的数字平台之一,也是德国Dax指数的30个成分股之一。自去年1月底以来,该股汇集了多个空头,股价出现大幅下跌,市值一度缩水近四成。BaFin与去年2月中下旬发布了长达两个月的做空禁令,在当年4月18日前,全球投资者都被禁止对Wirecard建立新的空头头寸或增加现有空头头寸,理由是因为Wirecard具有“经济重要性”,要保护该德国公司不受外国“侵略者”的攻击。

但众多空头对此牢骚满腹,认为监管部门是在偏袒Wirecard。当时就有空头投资者指出,该公司利用第三方来创造业务,使其看起来规模比实际要大。但BaFin却发布禁令为Wirecard“站台”,这也令Hufeld感到后悔和惭愧。慕尼黑检察官办公室目前已经就市场操纵问题调查Wirecard的前董事会。

PART 03

审计机构揭露丑闻

图片来源:Wirecard官网

去年10月份,Wirecard迫于媒体负面报道的压力聘请了毕马威进行独立审计。根据毕马威今年4月份发布的一份报告,公司的三家第三方公司均未配合毕马威的调查。毕马威表示,几乎没有获得什麽能够证明收入曾存在的原始文件、合同或数据。毕马威曾试图通过追踪进入Wirecard附属公司控制的银行账户的资金来核实收入是否存在。

上周四,当该公司的长期审计机构安永(EY)因银行文件伪造而拒绝签署2019年的账目时,人们意识到毕马威4月份公布的一项调查结果确实是可信的。自中国的瑞幸咖啡之后,安永又一次揭露了一家发展迅速的上市公司的丑闻。

负责亚洲业务的董事会成员Jan Marsalek最初是被停职,本周一,他的合同“被特别终止”。在公司掌舵18年的CEO Markus Braun辞职,由德国证券交易所前合规官James Freis接任。这个美国人现在必须挽救Wirecard,避免其倒闭。公司的旧领导层将面临进一步调查。慕尼黑检察官办公室发言人表示,所有可能的罪行都在接受调查。

Marsalek是该集团亚洲业务的中心主管,这位40岁的奥地利人被认为是掌握了丑闻事件的关键信息。Wirecard的一位管理人员表示,亚洲业务主要发生在新兴市场,而不是在日本或韩国等高度发达国家,这被认为是该集团内部的“黑匣子”。

PART 04

丑闻中心位于菲律宾银行

图片来源:Wirecard官网

此次金融丑闻的中心是该公司位于两家菲律宾银行的信托账户。这笔钱是为了应对大规模的商户退款请求或客户退款要求的风险。由于无现金支付在亚洲正在蓬勃发展,因此信托账户的金额自2018年以来几乎翻了一番:从10亿增至19亿欧元。

2019年12月,Wirecard的受托人从原来新加坡的Citadelle转到菲律宾律师Mark Tolentino。19亿欧元的资金正是在Tolentino受托管理期间“不翼而飞”的。但他表示自己仅仅是受托人,并否认参与任何违规行为。据悉这笔钱是通过两个菲律宾银行(菲律宾群岛银行BPI及其国内第一大的菲律宾金融银行BDO Unibank)的6个帐户存入的。但这两家银行都否认Wirecard是他们的客户。其中BDO Unibank的CEO Nestor Tan声明,此次事件是一名员工伪造文件和高层签名所导致的。“Wirecard甚至都不是我们的储户,我们与他们没有任何关系。”两家银行都强调他们正在调查涉及伪造文件的员工,并解雇了相关负责人员。

菲律宾央行行长Benjamin Diokno也在21日发表声明:据初步调查显示,Wirecard失踪的资金并未流入菲律宾市场,受事件牵连的BDO Unibank和BPI也并未遭受任何损失。

据截至目前为止公布的Wirecard的账目显示:该公司一半业务来自拥有自己许可证的国家,另一半业务来自第三方合作伙伴。2018年,该公司近一半的利润来自欧洲,约40%来自亚洲,亚洲的利润贡献近期成比例增加。

自己许可证的业务和与第三方合作伙伴的业务都属于Wirecard的“付款处理和风险管理”部门。这是该公司最大,盈利能力最强的部门。根据2018年资产负债表,该公司实现了5.61亿欧元的总利润,其中4.81亿欧元来自该部门。但Wirecard尚未明确第三方业务的利润贡献率有多高。

卷入丑闻的三家第三方合作公司分别是迪拜的Al Alam、新加坡Senjo Group旗下的一个部门以及菲律宾的PayEasy Solutions Inc.。多年来Wirecard所公布的很大一部分收入以及大部分利润均来自这三家合作方的贡献。Wirecard周一表示,这些合作方可能从未向公司提供过任何业务。Wirecard在临时公告中写道:公司仍在调查这三家合作方,以及“相关方实际上是否、以何种方式以及在多大程度上从公司利益出发展开这项业务”。

根据官方数据,近年来该公司在亚洲的资产稳定增长,而欧洲,美洲和非洲的增长却很少。Wirecard总共5000多名员工中有大约一半的员工在亚洲工作。其中新加坡分公司的员工主要就负责与当地的第三方合作伙伴和受托人打交道。

PART 05

与金融机构的谈判仍在进行中

图片来源:Wirecard官网

在对亚洲业务产生根本性怀疑之后,现在的问题是:Wirecard的其余部分还有多少价值?尽管来自阿施海姆总部的消息总是令人担忧,但现在该公司与债权人之间仍在就延长总额为17.5亿欧元的信贷额度的问题进行着谈判。

事实上债权人联盟可以要求Wirecard立即偿还贷款,因为该公司截至6月19日仍未能提供经过认证的在上一财年的资产负债表。

但是,对于由德国商业银行,巴登-符腾堡州立银行和荷兰主要银行ING和ABN Amro领导的约15家金融机构而言,首先是要花几天的时间来详细了解有多少资本金融界人士认可Wirecard仍可提供流动性资金。为此,金融机构还希望聘用外部顾问。据外国媒体稍早些时候报道,大多数银行都倾向于延长还债,以更好地评估违约对其资产负债表的潜在影响。

据悉,Wirecard的目标仍然是在本周末之前就延长授信额度达成初步协议。但即使确定延长授信额度,那么也可能只会持续很短的时间,并且必须定期对该延长状态进行重新审核与更新,因为Wirecard的情况变化得很快。

据彭博社报道,15家金融机构之一的中国银行已经在考虑终止Wirecard信贷额度,能会冲销后者所欠的8000万欧元(约合9000万美元)的大部分,这势必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到该支付公司的生存能力。但目前中国银行还没有做出最终决定。为了确保“业务的持续”,Wirecard现在正在研究“削减成本”,包括“削减成本以及重组,转让或终止公司部分业务和产品部门”。

PART 06

是否存在被收购可能性?

图片来源:Wirecard官网

目前聚集在阿施海姆总部的员工仍然希望能有一个积极的转机。一名员工表示:“鉴于目前股价暴跌,在金融业界应该有人愿意收购我们的公司。”这不是不切实际的幻想,纯粹从股价上来看,收购存在可能性:2018年9月,Wirewire被纳入DAX之前不久,曾创下了历史新高199欧元。而6月22日,该公司的股价暴跌至14.44欧元,价值损失了90%以上。目前该公司的估值仅为16亿欧元,对于业内的“大人物”而言只是小菜一碟。在这个行业中,有足够多的对于成长中公司感兴趣的强大企业。理论上至少有可能进行要约收购,并且大多数投资者应该乐于以这种方式摆脱困境。

但是上述假设是基于Wirecard拥有大量自由流通股,但这个前提是真的吗?随着最近关于Wirecard的消息披露,信托帐户上的19亿欧元大概率不存在,第三方业务明显被人为夸大,信用评级被撤销,而且,如果银行要求公司立即偿还贷款,那么该公司还存在潜在的流动性危机。鉴于整个集团的实际情况存在许多不确定性,因此目前看来不太可能进行准确评估,而这恰恰是收购要约的基础。收购整个集团就意味着买方必须继承集团所有的遗留问题,这并不是买方希望看到的结局。因此,收购子公司或是集团中的一些部门,对于投资者而言似乎是更好的选择。

目前德国支付服务提供商已经撤回了其2019财年和2020财年一季度财务业绩,后续事态会如何发展,目前还有待慕尼黑检察官办公室的进一步调查与金融机构对于该公司生存能力的评估。

免责声明:本文通过参考公众媒体内容,整理、翻译、编辑而成,仅供读者参考。文中的观点和内容不具有任何指导作用,对读者不构成任何项目建议或承诺!如果本文不慎侵犯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

上一篇: 从大学生村官到脱贫带头人 他把“溜达鸡”卖到北上广 小菜一碟的上一句
下一篇: 管洪志:做股票期货投资最重要的是定力 权益类产品时代黎明乍现 华洋经营理念